或许现在的你缺点很多,但在不久的将来,你的她必然会让你变得更优秀!
  首页  理论掌握  正文
“为何要找受虐癖姑娘为伴,才会是我为自己寻找的出路”

时间:2020年10月18日 阅读:2301 评论:0 作者:瞳影新游记

fulibl.net (1).jpg


-0-


这半年,我的脑子里开始频繁出现一个词,“出路”。


如果每个词都带着正负面色彩,那“出路”应该是个负面词吧。谨慎一点,起码,它对我来说是负面的。它关于妥协,关于负隅不顽抗,也关于汲汲营营之后的贪图与龟缩。


原本,我以为挣到足够的钱,即便年纪大了,也不会觉得孤独,以为钱能给我强大的内心。


五年前(23)我可不这么想。那时候,我已经与真爱已分手一年。


彼时,我像出了笼的野兽,不知疲倦地在声色场所蹿跳。在“墙内”憋着的劲往外迸射,像猛打开刚摇晃过的可乐,把生活喷得一片狼藉。

fulibl.net (24).jpg


-1-


“你找个女M相伴吧!”我的一个老情人劝我。


“那是什么?”我没听说过。


“你这脾气,我觉得,除了那些女M,有受虐癖的姑娘,之外没人受得了!”说完,老情人把我从身边推开,穿上衣服准备走。


-2-


说说我那段真爱吧。


和真爱分手是我提的。她算是个女强人,我们有各自的事业。大部分时间,我们都各玩各的。


分手前,我并没有沾花惹草的毛病。我也不觉得,或者说没有自然地觉得,真爱可以与工作分开,更没想过,真爱可以不需要肉体与精神的忠诚唯一。


同居后,我们表面上一直很和气,各自忙事业,分工明确地维系着彼此 的责任。


有一次,她直接告诉我,她最近睡了个年轻的小嫩模。我起先是懵住了,肯定不是什么愤怒的情绪,更像是讶异,讶异于她怎么可以那么坦白。


“你要是愿意,我身边有个女秘书,身材气质都很不错,归你了。我已经问过了,她可以包Y。钱我出!”她镇定地对我说。


现在想起来,这样的事情似乎有点荒唐,但就是发生了。


那之后,我们就再也不需要给对方解释任何一次“夜不归宿”了。


我提出分手的时机,现在看来,同样有些荒唐。那天夜里,我们俩坐在沙发两头各自拿着手机,聊着各自的“分开外故事”。


我看了一眼她,脸上的笑脸像是被什么话惹害羞了。就是因为这,我忽然觉得没有继续再下去的必要。



-3-


“我这脾气怎么了?说包给包,说钱,只要不过分,我也不亏待你。再说了***你不爽么?刚嗷嗷乱叫的是谁?”我质问老情人。


老情人跨上包:“你把我当什么了,你给买包,偶尔给点零花钱,我就得什么都顺着你,你想要的时候,我夜里十二点都得来。你不想要了,我怎么打你电话,你也不接!我特么不是出来卖的,好么!没事事迁就你的习惯!”


“对了,你怎么从来不前戏呢,老娘是特么的皮娃娃么?!”老情人似乎把一直以来积累的负面情绪都爆出来了。


-4-


老情人走后,我想了想那些话。


自打分手半年后我确实变了很多,或者说,在那段时间里我就开始改变了。我不再对真爱有什么"至高"的幻想,对女人也一样。这不是性别歧视。而是,我不再觉得有必要在肉欲上附着感情,同时,感情也跟着丧失掉它原有的深刻意味。所以,我对女人就不再有当pua时取悦的动机,以及怜惜的情愫。同样,如果我是女人,我也必然对男人有同样的感受。这与性别本身的定义无关。


顺着老情人的话,我细想了那几年流水般离开我的女人,确实大部分是因为我“忽视对方的感受”。同时,那些来来往往在生活里勾起的虚幻和无力,忽然就明晃晃地抱团显现出来,楔进生活,变成一根刺。


这根刺的出现,让我越发频繁地在女人之间走动。同时,饮鸩止渴一般,这根刺也跟着扎得越发深。


-5-


当意识到这些,我也曾尝试过去改变,可都失败了。


当我想爱抚她们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,她们也会与别人如此颠鸾倒凤。当我想嘘寒问暖的时候,我就会脑补,她们心里一定还有别人,正在对别人用尽心思。当我努力劝自己别胡思乱想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前妻平日里也对我含情脉脉。


我没办法相信女人,所以我根本做不到付出。只能任凭那根刺肆意妄为,搅得我筋疲力尽。


-6-


某日在朋友口中听到虐恋的说法,我忽然就联想到老情人的建议。


顺着朋友给的路子,我陆陆续续接触了好几个女M。


经过一年的了解与玩耍,一方面,是真所谓的“大开眼界”。另一方面,我似乎为自己的情感找到了出路。

-7-


因为M可以在我制定的规则下,给我前所未有的信任感。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,但我只能通过“她一直在我的控制范围内”来确定对方的忠诚度。这对M来说,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但据我所知,一定有不少M可以做到。


另外,这几年养成的“粗暴”的毛病,恰好是M喜爱的模式。


当然,还因为那些****,也确是让人难以讨厌。


诚然,可我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,选择这条“出路”便意味着“无路可退”,必定将一条路走到黑。


-8-


野酒曾对我说:“有些时候,我不敢批评什么,是因为我不知道别人的生活正在经历什么,我也没办法感同身受到别人的痛苦。但我始终觉得,你因为这个去寻找一个M为伴,怪怪的。”


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-9-


这两天我遇见了一个M,我把内心的想法对她和盘托出。她哭了,其实我不太理解她哭的原因。她只是说:“我把自己活成了前S的影子,可最终还是被抛弃了!”


她问我:“如果我什么都愿意听你的,你会不会丢下我?”


我心里有些激动:“我不会,只要你能忍受我的怪脾气!”


-10-


“野酒,我知道自己的需求怪,甚至荒唐。但如果有一天,我遇见了一个理解我的姑娘,我会拼尽全力对她‘好’,以此来弥补这样的荒唐。人这一生,对我来说,我只能尽力去弭平某些已然无能为力的荒唐事!”我终于知道如何应对野酒的质疑。


“对了,我快找到她了!我知道这里有,所以我没来错地方!”我把好消息也隐约地告诉给野酒。


  后面我也会把这些年的经历汇集到课里与你们分享


-mc——cy-

fulibl.net (27).jpg




本段剩余图片信息还未解锁 会员下方点击解锁




付费资源

售价500瞳币优惠价格200瞳币立即购买

版权声明:本文为 “SM瞳影新游记——国际站” 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paoxues.com/post/112.html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BDSM开发
案例展示
  •  友情链接: